•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健康资讯

新冠重创法兰西,3名医生已起诉法国总理!

时间:2020-06-29 01:27:29   作者:   来源:   阅读:69   评论:0
内容摘要:   今天,关于法国疫情现状,有3条新闻引人关注。  1417例:法国单日新增新冠肺炎死亡数1417例,再创新高,并居欧洲国家首位。截至4月8日10时,法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110070例,死亡10328例,死亡总数升至全球第四。  1名飞行员:法国在中国订购1600万个口罩,并派......

  今天,关于法国疫情现状,有3条新闻引人关注。

  1417例:法国单日新增新冠肺炎死亡数1417例,再创新高,并居欧洲国家首位。截至4月8日10时,法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110070例,死亡10328例,死亡总数升至全球第四。

  1名飞行员:法国在中国订购1600万个口罩,并派出3名飞行员至中国上海取货。其中1人被检出新冠病毒阳性。随即3人被隔离。有法国民众称,这足以说明法国在病毒检测方面“明显滞后”。

  更严的“禁足令”:法国时间4月8日,全法进一步收紧“禁足令”。每天上午10时至晚上19时,民众禁止外出。

  法新社结合上述新闻,援引法国卫生总署署长萨洛蒙发言称,法国疫情仍处于上升阶段,疫情峰值尚未到来。

  萨洛蒙表示,有迹象显示法国疫情趋缓。如重症病例增长速度放慢,每日新增重症人数减少。但目前,约3万人在院治疗,其中7131人需重症监护。死亡病例仍在大幅增长。“医疗系统仍将面临两至三周的困难时期。”

  很多人没来得及去医院

  “病例数激增,给法国医疗机构的救治能力带来巨大考验。”3月27日,巴黎乔治·蓬皮杜欧洲医院急诊科主任菲利普·朱万表示,在接下来几个小时或几天,法兰西岛大区将不再有空余的重症监护病床。

  其他地区的医院也同样面临饱和。为挽救生命,26日,法国大东部大区发出首趟医疗专列,将20名新冠肺炎重症患者,转运至西部卢瓦河大区接受治疗。此前,军方还派出飞机,转运6名重症患者至军队医院。

  医疗救治能力吃紧的同时,法国新冠肺炎病死数不断增加。

  “殡仪馆爆满。”法新社报道,法国国家统计及经济研究所数据显示,法国有几个省苦陷新冠疫情,死亡人数大幅增加。其中,法国最贫穷的塞纳-圣德尼省(简称93省),是名副其实的“暴增”。

  3月21日-27日,93省死亡人数较前一周增加63%。这个比率被指“特别高”。同为重疫区的巴黎市区,增幅为32%;相邻的瓦兹省为47%。

  但93省各医院汇总、报告的死亡人数,却明显低于其他地区。“很多人没去医院,是在家或养老院里病逝的。”一位殡仪馆老板告诉法新社,“我们每个人都忙得不可开交。我从未见过这样的情况。”

  陡然直上的数据,让法国民众紧张。一项针对3011名18岁及以上民众的调查显示,81%的法国民众担心身边亲近的人感染新冠病毒;62%者担心自己染疫身亡。

  一些法国城市坐不住了,要求“不戴口罩,禁止外出”。其中就包括市长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尼斯市。当地公布法令,外出不戴口罩者将处68欧元罚款(约合人民币521元)。在8-10天内,该市将向35万居民,每人发放一只可洗口罩,可重复使用1个月,且符合法国卫生标准。

  而在其他地区,由于口罩被政府列入处方药类别,需凭医生处方购买,且药店处于经常性断供状态,民众根本买不到。

  六路协同防疫策略

  法国从发现首例确诊病例,到“封国封城”、抗疫物资“紧平衡”、医院面临崩溃,历经2个月。

  3月中旬前,法国总统马克龙多次表示,应采取“可持续”的抗疫措施,“封城”等极端措施是不现实的。基于这一思路,法国仅在3月7日,于巴黎以北、法国东北部两个“重疫区”,推行关闭学校、企业远程工作等政策。3月9日开学之际,法国还一度取消意大利归国人员14天的隔离要求。

  但其抗疫策略从“缓和、按兵不动”,到宣布全国禁足,只用了5天。

  3月12日,法国宣布全国将停学。2天后,禁止100人以上聚会,关闭所有非生活所必须的商店。16日,宣布全国人民无特允,需“禁足”在住所,至3月31日。此后,病毒传播曲线未被拉平,禁足措施延长至4月15日。

  法国巴黎索邦大学社会学博士朱元发在其分析文章中指出,法国的防疫策略是“六路协同作战 ”。包括:

  在疫情透明公布的同时,安抚民心,避免社会动荡。比如,法国总统走出爱丽舍宫,直奔前线,看望一线医护人员,前往重疫区收治重病者的野战医院,慰问卫生官兵们。

  通过公共卫生应急法,出台应急政令,确保国家组织正常运转,举债维护国民生活正常开支。

  全国禁足,防止医疗卫生系统崩盘、无法接诊重症患者。

  紧急采购口罩、呼吸机等医疗物资。包括修改《公共市场法》,颁布国家征用口罩政令,免增口罩进口税,开通从中国采购运输的“法中空运通道”。

  全国医疗系统互相支持,合理空出床位,以收治患者。在这一原则下,海陆空携手。高铁、军机改装医疗设备,转移新冠状病毒感染患者。

  按既定方案运作抗疫。

  朱元发对法国的防疫策略,持肯定态度。他认为,政府必须全盘考虑,将疫情灾难控制在尽可能小的范围之内。而对民众个人,则期待政府措施,保护到每一个人。整体利益与个人期待的矛盾之处就在此,民众的吐槽缘由亦在此。

  政府错失最佳时机

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表示,法国没有在传播曲线上扬之际,采取有效的应对预案。

  比如,在执行层面,效率低下导致社会各层面的隔离、防护措施不到位。2月上旬,法国政府称有数千万口罩库存,有需要时,会向机构、民众发放。此后,政府反复强调“口罩无用论”。但随着确诊患者数不断增加,同时浮现的是医疗机构普遍出现“口罩缺口”。这让民众质疑:说好的口罩去哪儿了?

  法国总理菲利普于3月24日的国民议会,为此叫屈。他表示,法国早先在海外,下了1500万的口罩订单。但全球化背景下,口罩的主要生产国中国自顾不暇,法国也无能为力。

  而就病毒检测来说,3月初,法国宣布,放弃对轻症患者的检测,建议有轻微症状的民众,首先求助家庭医生,或进行网络问诊。并要求轻症患者居家隔离。

  巴黎政治学院名誉教授、法国不平等问题社会学专家玛丽·杜鲁-贝拉告诉《世界报》,在法国,约400万人住房困难。在居家隔离之际,住房难问题凸显出来。

  《巴黎人报》称,在巴黎大区,一个五口之家被迫挤在11平米单间公寓,进行隔离。

  在上法兰西大区亚眠市,有一家6口,每月依靠1400欧元和各种福利救济食品,在20多平的公寓内过活。父母白天只能喝咖啡充饥,以保证4个孩子的一日两餐。

  法国93省医疗急救部门主任阿德奈指出, 在人口稠密的地方,病毒更容易传播。“传染病对贫困群体影响更甚,更易传播,更难追踪、检查和治疗。在像我们这样贫困的省,许多家庭挤在小小的住房里,还有一些移民工人宿舍及贫民窟,居家隔离很难。”

  此外,在法国禁止民众上街并不是容易的事。

  2020年3月,虽然疫情已在法国蔓延,“黄马甲上街游行”仍坚持每周六进行。一些工会代表也表示:“可怕的不是新冠病毒,而是政府借口疫情禁止集会游行。”

  3月19日,3位法国医生代表600多名同行,向共和国法庭起诉,要求追究总理菲利普和前卫生部长布赞防控疫情不力的责任。

  他们称,总理和前卫生部长对疫情危害性有所预见,也拥有行动手段,却无所作为,对公共安全造成重大危害。“政府撒谎”是导致如今被动局面的罪魁祸首。根据法国刑法第223-7条规定,可处2年监禁和3万欧元罚金(约合人民币20万元)。

  其主要论据之一,是《世界报》3月17日发表的《布赞的遗憾》一文。布赞接受采访称,于2019年12月20日就了解到武汉疫情,随后通知法国卫生署署长。1月11日,她向总统通报信息;1月30日,又向总理示警。

  此后,有更多类似诉状,陆续提交到共和国法庭。还有人在请愿网站上发起一份动议,支持该诉讼。截至巴黎时间3月30日晚,这份动议征集到35万个签名,距离50万的目标已经完成大半。

  关不住的法国年轻人

  在疫情浪潮淹没东部地区,并到达法兰西岛大区和上法兰西大区之际,法国民众被指“不够配合”。

  截至4月1日,法国街道上,仍能见到青年聚集。由于“禁足令”允许民众出门运动。于是,多地出现几十个年轻人聚集、运动的情景。

  法国内政部数据显示,“禁足令”实施3周,共统计600万人次出行情况,开出36万张罚单。“按照禁足令,这些没有正当理由,不该出门。”内政部长卡斯塔纳说。

  在93省、法兰西岛大区,警察们遭到燃烧瓶袭击,以此抗议禁足令。“年轻人说,和兄弟姐妹们一起关在家里太难了。他们反对我们,认为既然警察能在外面,他们就有权利在那儿。”法兰西岛大区警察全国自治工会联盟媒体负责人尼可拉斯·普彻惋惜地说。

  “想要隔离青少年和年轻人,最难。”法国北部图尔昆两个社会中心的负责人克里斯蒂拉·莱罗认为,他们丝毫意识不到自己也会构成危险,和执法部队玩猫捉老鼠的游戏,让警方疲于奔命。

  虽然法国学校已停课多日,但因春假在即,不少人踏上度假之旅。目前,法国内政部已出动16万宪兵和警察,在火车站、机场、公路上加大检查力度,“劝人回家”。

  英国《卫报》认为,“法国民众关不住”,既存在其自身的认知局限,也源于政府前后传递给公众的信息不一致。

  第一,长期稳定的生活环境和慢节奏的生活,以及一度稳定的疫情形势,都影响法国民众对危机的认知能力。

  第二,法国健全的社会福利医疗体系,让人们对抗疫能力“盲目乐观”。在世界卫生组织(WHO)公布的全球医疗卫生系统综合排名中,法国一直位于前列。法国人引以为豪的社保体系,惠及这片土地上所有的居住者。不分国籍、年龄和收入,人们只要如期缴纳社会保险,国家便会负责其70%的就诊费用和常用药支出。法国人从未设想过,自己国家的医疗体系并没有做好准备,应对大流行病这一灾难。

  第三,对疫情从上到下“轻视”。法国媒体和卫生部门一直在拿新冠病毒和流感做比较。基于这一认知,最初法国卫生部给民众的建议是,勤洗手、勿行贴面礼,不要去探望体弱的老年人。这导致大量民众相信,新冠肺炎的病死率比流感低,多发于抵抗力弱的老年人,年轻人即使患病,也有极高的治愈率。

  直到3月26日,一位16岁法国少女离世,震惊全法。该少女生前酷爱运动,没有任何健康问题,在确诊感染后两天内病亡。此时,不少人方才觉悟,并非只有老人和有基础疾病者,才是新冠肺炎受害者。

  第四,媒体一贯偏见。在中国积极抗疫时,法国媒体关注的是极端封锁政策带来的生活不便和经济停滞。2月23日起,和法国毗邻的意大利出现感染病例暴发性增长。法国某报纸关注到这一现象,刊发“专业”解读称:是社交网络对不实信息的传播,放大了民众焦虑。这些报道无疑让本就意识不强的法国人,更加放松自己。

  直到3月中旬,“无症状传播”“潜伏期达14天”“病毒活性强“等事实,才在法国媒体上被普遍提及。

  目前,法国政府一直坚持的“口罩无用论”,已经转变。该国卫生部长维兰(Olivier Véran)称,禁足令解除后,将考虑全民戴口罩。

//

  法国本土口罩厂正在加班加点生产口罩,每周产量800万只。

  而面对新冠病毒在各地养老院迅速传播,政府将在养老院启动新冠病毒全面检测行动。

  由于各医院极度缺乏护理人员,医生和实习医生们开始上阵,接受抽血、静脉注射、药物注射等护理训练,以舒缓吃紧的人力。